加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煤炭坏账清单煤企融资难银行怕受伤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09:54:58 阅读: 来源:加香机厂家

“山西省的金融业,不论是银行信贷还是直接融资,其服务重点长期以来都是煤基产业。”今年6月,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撰文称。受煤炭行业影响,山西省涉煤金融风险积聚。截至上半年,煤炭行业贷款不良率为3.45%,同比上升1.62%。

吕梁山明亮的阳光照得刺眼,但山沟里的风却是冷的。技术员李长武(化名)早上起来扫了扫院里的落叶,就又缩回了办公室看电视。

这样的日子已过了一年,院子里干干净净,看不出丝毫煤矿的样子。这座位于山西省临汾市蒲县的小煤矿已停产一年多,如今只有二三十人留守。

“煤炭市场不景气,挖出煤来也是赔钱。”李长武说。这座年产30万吨的民营煤矿2009年被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整合,年产能扩充为90万吨,但刚完成第一期工程就赶上了煤炭市场下行。

“蒲县14个煤矿如今只有8个在正常生产,”李长武说,“还有一座矿去年停产一年,今年开工了。不生产哪来的流水?每个月光还利息就要3000万。”

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山西五大煤炭集团的期末资产负债率为82%,较年初扩大0.23个百分点。它们的长短期融资合计603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应付票据2334亿元。

“山西省的金融业,不论是银行信贷还是直接融资,其服务重点长期以来都是煤基产业。”今年6月,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撰文称。受煤炭行业影响,山西省涉煤金融风险积聚。截至上半年,煤炭行业贷款余额占到全省煤炭行业融资总额的78.36%,占到全省金融机构贷款余额25%左右。煤炭行业贷款不良率为3.45 %,较同期上升1.62个百分点。

山西全省正在尽力解决煤炭企业融资难问题,但与此同时,联盛、海鑫、中诚信托三大事件令山西的金融机构扎紧了口袋。在山西省农村信用社内部,联盛集团在柳林县的子公司破产导致的信用联社不良贷款被称为“柳林事件”,据报道,短短时间内,农信社系统给联盛集团相关公司放出了超过40亿贷款。

省联社日前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各级农信社要重点关注涉煤行业贷款风险防控工作。

“抱团欠款”

沿着罗克路进山,这条临汾市重要的运煤通道已不如往日熙攘。

“煤矿还在生产,但产量只有60万吨,与去年持平。”潞安集团整合的一座当地煤矿的生产经理顾顺林(化名)说。

“现在煤价是190元每吨,基本上可以做到不亏损,但领导层的奖金都取消了。”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座煤矿2009年开始整合前年产量不足30万吨,整合后将年产90万吨,但改扩建竣工后的三年,也是煤炭市场下行的三年,“每年都达不到满负荷产能。”

山西省统计局11月26日数据显示,10月份,山西省原煤产量7992.78万吨,同比增长5.2%,连续三个月同比增长,1—10月累计原煤产量同比下降0.2%。

山西省统计局相关专家表示,煤炭工业增加值增长,一方面与去年同期基数较低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冬季采暖期用煤需求增加相关,总体上是积极的变化。但这一变化或只是偶然性的短期波动,山西经济总体上仍然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联盛破产重整案件让本就吃紧的银企关系雪上加霜。今年9月的一份招投标公告显示,目前法院已经裁定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等23个企业破产重整。截至2015年1月31日,山西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合并财务报表显示,其未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506亿元人民币。

“现在不止煤炭企业贷款难,银行还想办法‘抽贷’。本来业务员说得好好的,只要还清上一笔贷款,马上可以放下一笔,但等煤矿还上贷款,那边就没消息了。”山西省煤炭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

“在以前,煤老板之间通过互保就能拿到银行贷款,但是联盛集团出事以后,银行就不认可互保模式了。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抱团欠款’,甚至‘抱团逃债’的情。”他说。

融资难度加大的同时,融资成本却在提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山西五大煤企之一的晋煤集团,今年的银行贷款规模减少了10%左右,晋煤集团本部贷款利率却上浮了10%,子公司更是平均上浮约15%。

“朔州市有52座煤矿,今年上半年有接近30%的煤矿停产,还有一半的煤矿减产。但朔州市煤炭行业中长期贷款占比较大,所以贷款风险还没有完全暴露。”一位熟悉当地煤炭产业的人士介绍。

清理不良贷款

在2012年前,煤矿还是金融机构抢破头皮的优质客户。“那个时候,经常是信用社理事长亲自带队登门拜访,能使出的本领都使出来了,又是‘绿色通道’,又是‘特事特办’。”阳泉市一名已离职的农信社信贷业务员告诉记者。“结果那一次,一个月时间内就给那个煤矿放了5个亿贷款。”他说。

但现在,严防不良贷款反弹成为山西省农信社的重要任务。2014年,山西省农信社系统实现了难能可贵的不良贷款“双降”。但这个成果来得惊心动魄,直到去年11月底,全省还有6个市、62个县级机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升”。

不良贷款听证问责成为山西省联社2014年的“一号工程”。山西省110家农村信用联社管理着8400多亿元资产,贷款余额近3600亿元,是山西省属金融机构的龙头。

但今年6月,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撰文称,农信社包袱沉重,不良贷款居高不下,改制重生任务十分繁重。

山西省联社曾提出2015年底前化解全部的高风险农信社机构,但这一计划已经拖延,“内部意见据说是用两年时间完成。”上述信贷业务员说。

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时,山西某市13家县级信用社只有3家实现盈利,其余10家均为亏损,潜亏信用社高达76.92%。据统计,农村信用社每年仅少提贷款损失准备缺口一项,就是当年实现利润数倍。

据统计,2010年末,该市13个县(市)中,有9个县联社的不良贷款率高达15%,其中有5个信用社高于20%到30%。

“当时的不良贷款主要是小化工、小炼油厂、小铁厂等五小乡镇企业和农民个人坏账,那些企业都已关停倒闭了,没法收回欠款。”上述业务员说。

公开数据显示,山西省地方金融机构共7类154家。截至2014年年末,全省地方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已近450亿元。

但在实体经济下行中,仍迫切需要金融支持。山西省金融总资产达到3.4万亿元。在地方政府的积极奔走下,就连在联盛事件中“受伤”颇深的国开行,今年以来也向山西国有重点煤炭企业发放维稳贷款37亿元。

但金融机构如今已不把贷款放进煤炭一只篮子。公开数据显示,晋城市上半年全市贷款增加60.8亿元,其中投向煤炭行业只有21.9亿元,文化产业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成为另外的主要融资行业。

“我们这座煤矿的技改只花了二三亿,已经算非常节约的了。有的年产能90万吨的煤矿,技改费用花了9个亿。”潞安集团在蒲县某煤矿的生产经理顾顺林说。

2009年开始,山西省开始全省范围的煤炭资源整合,参与整合的主体——大型煤炭国企和民营企业集团花费了巨额费用,其中很大部分来自金融机构贷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5月末,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调查了山西省内20家金融机构,其各项贷款余额较煤炭资源整合前增加了45.69%,其中煤炭行业贷款余额较整合前增加了94.30%,占金融机构各项贷款的比例由整合前的15%上升为20%。

这份报告显示,在上述贷款中,农信社余额近14.9亿元、占比79.68%,居各机构首位。但农信社的14.06%的贷款不良率也是各机构中最高的。

“但2009年开始整合时,煤价是每吨900元,现在则是每吨190元”,顾顺林说,整合后煤矿的盈利压力可想而知。

“那个时候的煤矿贷款非常混乱,甚至有的煤矿没有抵押就从金融机构拿到了巨额贷款。”北京一名曾参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的律师告诉记者。

银企抱团过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不完全数据显示,煤炭行业近几年来的贷款余额占比一直处在大幅上涨过程中。2007年,煤炭行业贷款余额为708亿元,占各项贷款比例为12.8%,2013年则猛增至3830亿元,占比也增长到25.5%。

“排雷”成为金融机构亟待解决的问题。

6月8日,山西召开全省农信社风险处置推进会议,会后于6月12日出台《山西银监局关于加强监管引领加快推进高风险农村信用社重组改制的通知》。

今年4月28日,山西省农村信用社理事长崔联会在促进农信社化解风险达标升级工作会议上介绍,全省共有27家县级机构成功改制农商行,其中有11家高风险机构通过改制成功化险,改制后的农商行不良率平均为3%。

“一家农村信用联社的股本金可能只有两三百万元。”上述参与了山西煤炭资源整合的北京律师说。信用社改制需要扩充股本金,这再次将煤炭行业和金融机构牵到了一起。

公开报道称,潞城市联社就及时将募股重点转向省内因煤炭资源整合退出而手握重金的前“煤老板”群体。工商资料显示,改制而成的潞城市农商行注册资本5亿元,共有超百名股东,其中绝大多数为个人股东。

11月28日,山西省政府就《山西省煤炭资源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涉及到矿业权抵押内容。

上述山西省煤炭厅不愿透露姓名人士介绍,采矿权抵押登记备案过程目前存在很多困难,如果成功化解这些困难,可以大大缓解煤炭企业产权融资难题。“比如实际操作中,采矿权抵押率低,无法重复抵押。”他说。

太原市一名多年从事矿产资源业务的律师介绍,因为采矿权价值本身较大,该价值远远高于债权本身价值,因此煤矿企业希望对采矿权作多次抵押。”但征求意见稿第六十条又将‘已缴清全部矿业权价款’作为抵押条件,会限制采矿权融资的可行性”,山西中吕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艳红向记者表示。

山西省政府已两次召开专题会议,积极推进全省煤矿企业采矿权抵押贷款限时征缴采矿权价款工作。公开报道称,全省计划至3季度末完成征缴资源价款130亿元。

为了调动金融机构积极性,山西省政府将“采矿权抵押工作”纳入2015年金融机构绩效考核范围,对不支持的金融机构实行“一票否决”。

“这份管理办法肯定会规范矿业权抵押的操作,但目前市场形势下,更多人会关心,矿业权抵押出去后,谁来接盘?”顾顺林说,“如没有符合条件的采矿权受让人,银行的抵押权如何实现?”

而停产一年的李长武则笑了一笑,“煤矿现在只有一张生产许可证,连营业执照都是临时的,拿什么去抵押贷款?”

(责任编辑:鲁亚楠)

名医汇

怎么网上挂号

名医汇